《李中志专栏》台湾的血浴(下)

《李中志专栏》台湾的血浴(下)

往前阅读:台湾的血浴(上)

原文:”An Executive Account of Taiwan’s Blood Bath As Detailed by Eyewitnesses”, The China Weekly Review, Volume 105, Number 5, PP 115-117.   March 29, 1947.

作者:约翰包威尔 John W. Powell
译者:李中志       

《李中志专栏》台湾的血浴(下)20名学生被屠杀

在我从可靠的外籍目击者那里取得的故事中,最恐怖的目击故事之一发生在台北基隆之间的一处村落,20 位年轻人被屠杀。在他们被刺刀刺死前,先被阉割、去耳、削鼻,之后尸体被丢入溪流,弃置数日。几乎每天都有更多尸体被发现,有些被潮水沖走,有些在河里漂流,我个人晚至三月二十一日都还亲看三具尸体浮出水面。有些则是在废物堆或浅埋的坟场里找到。

一位外籍人士看到一位骑脚踏车的男孩被宪兵拦下,显然因为他停下来举起双手的速度不够快而惹怒了宪兵,他们命他伸出双手,然后用刺刀砍下双手再砍人。另一位在台北的外籍目击者看到部队肆无忌惮连续搜查五家房屋,射杀每一位来开门的人。许多外籍人士愿意作证,他们目击载满士兵的军车全城疾驶,集体以机关枪扫射群众与个人。

掳掠抢劫是每天的命令,夜间的搜索造成无数的人死伤,这些在我到达后仍持续进行。抢劫、酷刑、杀戮的故事不限于台北,从外县市回来的外籍人士带来类似的故事。一位外籍人士说,在台湾南端的打狗,数千人从监狱被拖出来,双手以铁丝捆绑,中间绞紧让铁丝切入手腕的肉里。一位外籍人士说,他正在一所被部队占据的警局内,部队突然朝窗外开枪,他问指挥官发生了什幺事?他说共产党要攻击。但这位外籍人士看向窗外,只有一位躺在路面上的年轻女孩,最后由他抱她去医院。

《李中志专栏》台湾的血浴(下)「只是地方意外」

当访问行政长官陈仪关于这些时,他否认整个事件的严重性,说这其实是微不足道的,只是一个地方意外,肇于坏因素。他说如果他手上有足够的兵力,事情连一点点的严重性也不会出现。他也怪共产党,说台湾一直就有共产党,只是被日本人关住。中国占领之后他们被放出来,开始煽动麻烦。他也说共产党来自大陆。

所有我访谈过的外籍人士都斩钉截铁说没有任何共产党活动的迹象,他们不相信这岛上有任何共产党员可言,他们说,就算少数存在,也是来自政府部队与陈仪自己的政府。一个唯一的例外我数度听说,是关于谢雪红女士,她是位台湾女性共产党员,有报导指出她与一个游击队已退入台中山区。无论如何,唯一个认为这是事实的只有行政长官陈仪一人,听过谢雪红的外籍人士比较认为她只是一位台湾的爱国份子。

《李中志专栏》台湾的血浴(下)

依我所能做到的观察,无论在台北还是别处,唯一的讶异是起义怎幺没有早一点发生?从个人的观察与对官员以及可信的外籍人士的访问中,唯一能勾勒出的图像是,一个卑劣的经济压榨与全面解体,完全错误的统治。

解体,不是重建

如果以目前的执政再统治一年,这座岛屿将与中国其他被军队蹂躏过,腐败的省分一样,日本人留下来的进步与发展将消失。官方以盟军的轰炸为藉口,不停地说要重建工厂,但他们真的知道怎幺做的只是加速解体。

在战争结束时台湾有五个水泥场还在运作。美国凯泽[注一]派出技术人员勘查,认为台湾的水泥除了能满足台湾本身的需求,实际上还能供应中国全部的重建计画。但当局却发现把台湾的煤卖到上海或香港更有利可图,因为在那裏他们更能讨价还价得到中国现金,用来进口奢侈品与投机炒作外币。

发展糖业的经费被用来重建糖厂铁路与修复一些炼糖厂,但政府却拒绝付给蔗农足够的价钱,所以几乎没有种植。儘管如此,当局似乎很满意,因为这些糖厂铁路可载送旅客,看似有立刻的收益,也无行政上的问题与头痛的事。

除了无法恢复损坏的工业与搞砸大部份日本人留下来还能运作的产业,行政长官陈仪与其党羽进口了一个腐败的政府,把贪汙、群带关係等所有中国省分的糟糕传统,加在一群已正常启蒙的人民身上,这群人已习惯的生活方式已远高于他们大陆的表亲。

高压政权的仇恨

完全错误的统治加上前所未有的经济控制让一般台湾人谋生更加困难,结果就是产生对政府的仇视。这充分说明暴乱从台北蔓延到其他城市的速度,尤其以一个事实来看,除了一个例外在最南端外,这些暴乱从来没有出现武装。不管在台北或基隆,这两个最早与被最严厉镇压的城市,没有记录显示有任何一个台湾人是武装的。

南部是重工业的所在,也有大量的学生人口,民间确实存有相当数量的日本武器与弹药,有报导指出,这个地区不同的地下领袖曾经计画革命,但后来认为发动革命可能还必须再等几年发动,因为尚未準备好如何利用全岛的暴乱。报导指出,三千名未来的革命份子逃入原住民居住的山区。儘管他们的革命暂时被压制,但可以预测这些人将持续地、不定时地对政府製造麻烦。

熟悉台湾事务的观察家相信这些原住民将会帮助与安置这些革命份子,以至于政府必须长时在南台湾驻军。自从中国控制台湾以来,原住民与军队的冲突持续不断。日本在 1935 年的原住民起义后改变策略,不再企图控制,而任由他们生活在山区,也允许他们下来做生意,一般认为这样和平共处相当有进展。

历史争议

以中国现今的状况来看,不管在经济上或政治上,希望有任何建设性的做法为中国拯救这座岛屿已经很渺然。台湾人指出,中国对台湾的主张只是一个历史主张,不多于日本人、荷兰人、葡萄牙人、或过去在台湾的沿海岸设立贸易站的不同贸易商。他们已经受够中国人 18 个月了,不想要更多了。他们希望联合国託管,如果失败,台湾人说,很明显地他们未来的历史将充满类似的起义,对抗来自大陆的统治者。

注一:美国最大水泥厂,Kaiser Permanente Cement Plant

原文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台湾的血浴Taiwan’s Blood Bath (下)

上一篇:
下一篇: